河北省安新县人民政府欢迎您!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旅游观光 > 游记文章 >

游记文章

长忆西湖三四月,三三两两钓鱼舟

时间:2020-02-19 10:26 来源:未知 点击:


长忆西湖。尽日凭阑楼上望:三三两两钓鱼舟,岛屿正清秋。 笛声依约芦花里,白成行忽惊起。别来闲整钓鱼竿,思入水云寒。

——酒泉子.长忆西湖

起句“长忆西湖。”道出的不仅仅是词人对杭州的思恋,亦是千万行客的不舍与留恋。所幸,我虽不是江南山水孕育出来的男子,却得以在烟花三月时赶赴江南小住,途中偶有离开,总算再次归来,一念山长水远,穿行十里长街。柳荫垂地柳藏莺,湖镜映天湖有月。秋日的西湖,天高云淡,石阶旁依然柳丝垂满,但已听不见莺声燕语。绿波荡漾,落叶纷芜,不如时灼人眼球。

我念春日的杭州,念那满城的桃红柳绿,念那整日的烟蒙蒙,念西湖旧韵,西冷印社,钱塘小小,孤山梅花.......于是我春日赶来。我念小城的秋色,念那满地的银杏,念那烟雨蒙蒙,念那苍翠的山、晶莹的,更念山脚的家和家里那支闲置已久的竹萧,还有一杯清茶。所以我决定在秋日离开,做一次简单的回归。西湖只是我生命里一段注定要相聚的时光,而小城则是与我白头偕老的城,锁上重门,背上行囊,撑一把油纸伞,独自离开,无人相送,无言别离,一个人的万水千山,一个人的秋水天长。

芦花荡里传来悠扬的笛声,细腻婉转,待拂过耳畔,只见一行白鹭扶摇而上,向天边飞去。不知是笛声惊醒了白鹭,还是白鹭见日色黄昏,思家急切?它们每日往返,在这西湖山水里静度余生,世人则为过客,待明日相去千里,归来已成无期。 清凉的午后词人闲来整修钓鱼工具,不禁想起群芳过后的西湖,山色空蒙,水流花色,他还是那个垂钓的老者,蓑衣斗笠,蒙蒙细雨,独钓寒江。

宦海浮沉,朝令夕改,经历了几次贬谪的潘闽,漂泊林泉多年。深感尘事多变,故常回忆西湖美景,萌生出遁隐之心。其实,古代名人,在经历了壮志难酬,官场失意后,多有过隐逸山林之思,但真正可以如愿以偿的只在少数。也有过隐居山林的想法,却不知漫漫红尘,该往何处去,才能寻到那一方净土?也许,我本就是山林里的一株草,一只鸟,一条鱼,得佛祖点化,幻化成人,来到风尘聚散的人间。无论平凡贵贱,皆有存活的意义,只不过醒转的那一刻已时日无多。愿每个与我结缘的人都不在迷惑;愿世间众生,皆能明心见性,悟得菩提花开;倘若不慎在途中走入歧途,只要真诚忏悔,佛一定会给你改过自新的机会。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南高峰,北高峰,一片湖光烟霭中。

春来愁杀侬。

郎意浓,妾意浓。

油壁车轻郎马骢,相逢九里松。

——康与之.长相思

西湖的情流传无数,除了苏小小的与林和靖的故事,还有无数留下足迹的行客。有人只身前来,想在断桥迎得回眸,有人来时已是执子之手,还有人只为山水楼阁而来,烟雨画桥,才是她们要寻之物,情可有可无。我属后者,再次涉足时,我已不再希冀能遇见那个临水而居的女子,那件珍藏多年的旗袍,也再无人相送。

站在北高峰上,极目远望,西湖山色尽收眼底。风景葱倩,绿树成荫,若值三四月,山中桃花点点,镶嵌于山中,恍若女子鬓上的发簪。山脚是永福禅寺和灵隐寺,灵隐寺香火鼎盛,常有各地香客来此礼佛,而相距不远的永福禅寺则更显清幽,少了凡尘俗客的熙攘,让清修的僧者少了无数杂念,从此人间多了几位得道高僧,少了几个烟火尘客。

“郎意浓,妾意浓。油壁车轻郎马骢,相逢九里松。”词人用苏小小与阮郁相遇的故事,表达心中情意。昔日她们相约西冷,如今我们邀约九里松,携手走过未来的岁月。良辰美景,郎情妾意,待我长发及腰,你娶我可好?男子对女子说,以我之手,守你一世情长,以我之心,免你半世冰霜。执子之手,陪你痴狂千生,深吻子眸,伴你万世轮回。女子会心一笑,霎时间,桃红遍野,她们携手远去,只剩下满树桃红灿烂的开着。

宋代诗人林升有诗云:“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。 暖风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当汴州。”如今的西子湖畔,虽不如古时夜笙歌,但当你轻盈的脚步踏足的时候,你总会听到那柔情如水的歌声以及声腔清幽,婉丽优美的曲声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依旧有人在这里载歌载舞,她们不是伶人,她们是西湖的使者,接引着世间匆忙的过客。

游西湖,令我流连忘返的不是那葱郁的柳色,清澈的湖水,古典的楼阁,而是那些唱戏抚琴的人。每临此,总会在那婉转多情的声音中沉醉,曲尽人散仍旧不愿离开。吴侬软语,曲巷荷风,灌醉了多少来往的游人,又让多少清醒之人迷失荒径?他们安静的来,依依不舍的走,转身时泪眼朦胧。倘若生命可以重来,定要生长在如诗如画的江南,哪怕为个戏子,漂流红尘,寄人篱下,亦此生无悔

“毕竟西湖六月中,风光不与四时同。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”钱塘自古繁华,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古往今来的文人,皆忍不住吟咏西湖的美。那满池的莲荷,是世人为西湖种下的,也是为渡世间众生而生。来西湖的人,都是善心之人,不仅只为欣赏美景,也是为了结缘净土。种善缘,结善果,做个慈悲的看客,静心看透炎凉事,千古不做里人。

在西冷苏小小墓前题有一句诗:“花光月影宜相照,玉骨冰肌未始寒。”她蕙质兰心,处世不惊,容颜俊美,不染烟尘,他羽扇纶巾,风度翩翩,却难以敌过世俗陈规,最后各自分散。一句戏子不入侯门,令她苦似黄连,无奈绝望,最终郁结而逝。都说红颜薄情,殊不知薄情的多是世事与男子,倘若不顾一切,放手一搏,尚且还有转机,奈何才子为,佳人为善,负了韶华白首。

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似乎西湖的美,总要以凄绝的故事结束,才对得起古人深情的笔墨。也唯有在江南这片吴越之地,凄凉才以美著称。柳浪藏莺,雨荷风,孤山梅园,时光就像钱塘江水,来去无由;爱情就像断桥,早到早来。若你想在烟花三月觅得一份亘古,就来江南,来西湖吧!让西湖的柔波,断桥的柳絮,白堤的青石,为你续写前世约定,了却今生仇怨。

(作者:闲花,来源:散文网)

发布者:信息科  责任编辑:信息科
关键字:长忆,西湖,三,四月,三三两两,钓鱼,舟,长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