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省安新县人民政府欢迎您!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旅游观光 > 游记文章 >

游记文章

《我要回家》||作者:白晓艳

时间:2019-12-20 16:46 来源:美文精选网 点击:

终于盼到放假了,每四周一次的回家,对我们这些高中生来说,那是风雨无阻的。别看昨天才下了半尺厚的雪。可同学们像出笼的小鸟,涌出教室,出溜得可快了。推着也不是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的破自行车,叽哩咣哴吱吱扭扭的,那真是是除了铃铛不响哪都响。就在一走一出溜的雪地上出发了。
 
我骑车技术不行,开始学的登着大拐上车子还没改过来。看着那雪辙冰印,心里打怵。可也捺不住回家的热望,从大伯家推了车子,执意回家。
 
战战兢兢地刚出校门,就看到一个人滑倒了,在冰天雪地里爬了几次才爬起来。旁边小伙儿,看他的狼狈样儿,忍不住大笑。乐极生悲,自己也出溜溜滑倒了。他讪讪地爬起来。不好意思地向四周望着,挠着头,嘿嘿笑。
 
我更紧张了,也更小心地在雪地里骑行。那时候车少,公路边儿上大部分也还是白雪,咯咯吱吱地响着。我尽量躲着结的冰,终于出了城区,我这才有心和一起回家的同学说着话。
 
冬日的太阳红红的贴着地平线,射出晚霞的余晖,染红了半边天。天空黑色的大帷幕高悬未落,红与黑的搭配,格外经典美丽。晚霞渐染了黑色的树枝,树枝上的白雪打上一层红胭脂,像害羞的小姑娘的红脸蛋。
 
“日暮苍山远。天寒白屋品。柴门闻犬吠。风雪夜归人。”我就是风雪夜归人呢。小燕出飞,家是我温暖的巢。无暇赏景吟诗,脚下骑车不停。
 
一不小心,车子打滑,出溜溜不由人控制了。我裹着厚厚的棉大衣,从雪地上爬起来。很觉纳闷:“为什么不疼呢?!”我想象中是又狼狈又痛苦的。怎么就像在地上躺着休息了一下似的……哈哈哈哈……我心里轻松多了,原来我惧怕的不过如此。
 
我放下心来。一边聊天儿,一边看沿途雪景。天很快黑下来,只剩下冷冷的白雪反射的寒光。我倒是浑身发热。回家!!快到了,看到黑乎乎的座落着的人家了,闻到柴草燃起的烟味儿了;近了,看到夜幕里射出来的灯光了,刺破黑暗,在暗夜里温暖游子的心。
 
骑进村庄熟悉的街道,雪更厚了。两边人家屋顶上扫下来的雪,堆积的半人多高。我一溜歪斜的行驶在雪堆旁。远远看见黑乎乎的人影,我试探地叫:“娘?!”“哎!回来啦!冷不冷?熘山药了,你爱吃的,快回家!!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“我寻思你今天该回来了,出来等你。”“这么大的雪,我今天要不回来呢?”“我就再等等呗!走吧,走吧,都等着你呢。”相跟着进家,热切地打开门,慈爱的爷爷,不爱说话的爹,两个半大小伙子的弟弟,都在家里!!家,就是有人等你,有人为你亮灯,有人等你吃饭,哪怕在等待一个不确定的归期!!
 
我喊爷爷和爹上炕,我去揭锅。掀开锅盖,热气扑面而来。两个手指头捏着大的小的白瓤的红瓤的红薯,利落的拾到高粱杆儿结成的笸箩里,端上桌儿。玉米窝头儿的清香,红薯的甜香,炒白菜的葱花香,腌萝卜条儿的香油味儿,一时溢满小屋。说说笑笑,好不热闹。
 
吃完饭。爹娘弟弟又忙着做炮仗。弟弟站在木桩旁搓炮仗筒儿,娘装药,爹用改锥一点儿一点儿地,把炮筒一端的皮儿,像包包子褶儿似的剥下来,压出花来。我便拿着绳子捆炮仗,先捆九个,再塞上一个,这样才紧实。爷爷要么拿出棉花桃儿抠棉花,要么收了玉米棒子锥玉米。小弟弟写完作业爷爷便哄着他一起搓玉米。我捆完了爷爷就要和我比赛,看谁搓得快。便是一番你追我赶,总能得爷爷的鼓励夸奖。灯下的一家人,是和白日一样的辛勤忙碌。
 
夜深了,我们都睡下了,有了白天的劳累,这休息便觉得弥足珍贵,特别放松。睡在娘刚晒的被子里,闻着太阳的味道,幸福与满足,便自心底油然而生,滋养出出一个有着白白的圆脸庞的幸福的我。
 
爹娘还要做,也不知他们的力气哪来的,不知疲倦。我听人聊天,说谁谁下两点才睡,多做点,多挣点儿钱。看他们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的。供我我上学,白吃饭,不干活还要花钱,我知道。吃不饱,不打机动;衣服,学校里洗。爹大老远的挑水,多累呀。忙两天我就要回学校了,离开家,离开爷爷,娘和弟弟,留他们在家里忙碌。
 
多少年过去了。我忘不了那次雪地回家路,忘不了那风雪夜里的人影,忘不了那锅冒着热气的熘山药,忘不了灯下忙碌的一家人,像印在心头的剪影般清晰。多少年过去了,一切都变了,我食性不变,我爱白菜,我爱红薯,我爱玉米。
 
家!是我人生路上的加油站;是我人生航船的避风港。累了,回家;受伤了,回家。家是温馨,家是包容,家是力量的源泉。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;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当老家,只剩下老屋,家,便不复是家。有家,常回家看看!!
发布者:信息科  责任编辑:信息科
关键字:《,我要回家,》,作者,白晓艳,终于,盼,到,放假,